晴空一鹤

这里是策策的主页~
博爱。经常爬墙。有底线。除了割腿肉之外还有可能在这里发一些生活相关的东西。

【博晴】晴明是只兰花妖(二)

        续篇来啦~依旧1k5不到的小短篇,预计到(四)就能完结,而且还可能……有肉渣?电脑不在身边,手机码字痛苦异常啊啊啊……文里有些地方参考了自己最近的生活,然后并没有对兰花习性特点什么的做考证,十分愧疚……是个十足的外行了QAQ。最后CP见标题和泰哥,ooc依旧是我的锅,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啦啦啦~






        “你……”博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博雅,”年青男人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谢谢你的柠檬水。但是它有点太酸了,你可以放一点蜂蜜吗?”

        “你你你你是谁啊?进了我家,喝我的柠檬水,还和我提要求?我报警啊我跟你讲!”博雅仍然紧握着手中的棒球棒,但是已经把它放下来了。

        “我是你的兰花啊。”年青男人指了指角落里的那盆刚刚开花的植物,从窗台上跳下来,赤脚站在地上,“不好意思,那天的柠檬水我喝光了,不过我又加满了水进去……”

        后来的话博雅一句也没听到,因为他晕过去了。他醒来时,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冰箱里的柠檬水放回了底层,又加满了水。

        接下来好几天,“他的兰花”都没有再出现。博雅开始以为自己那天出了幻觉。因为这几天,那株兰花安静得厉害,它的香气又需要用力去寻找了,博雅也乐得清静。

        又是一个早上。博雅发现他的兰花有点“憔悴”了。这么久都没让它直接沐浴阳光,能活成这样也真是顽强。把花盆搬到窗台上后,博雅抬腿就要走,但是他忍不住又回头,摸了摸它细长的叶子。只是一瞬间,花仿佛又活了过来,它开始自己舒展,颜色好像也绿了一些。

        “我加了蜂蜜。杯子还在老地方。”博雅稍稍弯腰,在这株花的旁边轻轻地说了一句,才转身离开。

        博雅工作时有点心不在焉。他一直在想,他的兰花会不会又变成人,会不会去喝他加了蜂蜜的柠檬水?自己说的话他会不会听见?啊好烦躁,快下班吧,好想回去看看它。

        终于到了下班的时间,博雅几乎是飞奔到家。推开卧室门,男人果然又抱着柠檬水杯,坐在窗台上。

        “你回来啦?”

        “嗯,回来了。”博雅很自然地回答,“你……还好吧?”

        男人点点头,“好极了。博雅,我有些话要和你说。现在我还不能化成人形在外面待很久……好像又坚持不住了,我得回去了。”

        “等下!你有名字吗?至少让我知道我要怎么称呼你!”

        “晴明。”

        男人说完这两个字,就在博雅眼前消失了。
  
        忙完了所有事情,终于可以上床睡觉了。博雅心满意足地站在床尾向后倒去,呈一个“大”字瘫在床上。他没有因为自己一个人住就选择了单人床,毕竟双人床更舒服,自己睡相又不好,翻身什么的也不用担心会掉下床。关了床头灯,博雅很快睡熟了。

        房间里的香气浓烈起来。晴明站在了博雅的床头。借着依稀透进来的月光,加上他们花妖本身就很好的视力,晴明弯下腰,凑近博雅熟睡的脸,开始仔细端详。

        这个人长得真好看啊。晴明忍不住伸出手指,按着博雅五官的轮廓,从额头到鼻子到下巴,都描了一遍。晴明感觉食指有点滑滑的。他是出汗了吗?可这触感又不像是水,好像是……油?

        正在晴明盯着自己手指时,博雅哼了一声,翻身面向晴明,侧躺在床上,身边空出了一个人的位置。虽说晴明已经基本熟知了博雅家里的布置,对冰箱更是了如指掌,但是这张床,他还没有体验过,别说是躺在上面,连坐都没有坐过。晴明想起博雅睡觉之前,是把衣服全部脱掉的,便也学了他的样子,蹑手蹑脚地脱光了衣服,再蹑手蹑脚地走到床的另一侧,轻轻地坐下来。他差点忘了自己是一只兰花妖了,就算是重重地坐在床上,博雅都不一定能感觉到。

        掀开薄被单的一角,晴明钻了进来,躺在了博雅身旁,但此刻博雅只把后背留给了他的兰花。晴明仰面躺在床上,一点困意也没有。怪不得听人类说什么“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真的是好舒服啊。他准备等坚持不住了再回花里,要是能坚持住的话……就在这儿睡吧。想着想着,晴明闭上双眼,想酝酿一下睡意。这时双人床的另一侧一沉,博雅又翻了个身。他的右手臂随着翻身的动作直接甩过来,砸在了晴明胸口。

        “ !”

        晴明差点晕过去。幸好最近身体还不错,要不然晴明这辈子再也别想化成人形从花里跑出来了。这人……长了一条铁胳膊吗?也太重了吧……晴明被压得喘不上气,根本挣脱不开这条“铁臂”,只能在床上就化成了一股轻烟,钻回窗台上的花里。

        博雅第二天起床,发现这两天好不容易有了起色的春兰又有些蔫头耷脑了。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