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一鹤

这里是策策的主页~
博爱。经常爬墙。有底线。除了割腿肉之外还有可能在这里发一些生活相关的东西。

【博晴】 今天源博雅会游泳了吗

一个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小段子。cp见标题和泰哥~如有ooc是我的锅,欢迎批评指正~不要骂我就好嗷嗷~笔芯~~~






安倍晴明第一次见到源博雅的时候是在水里。初春的一个深夜,晴明正准备过河,突然听见桥下水中有人喊“救命”。看清那人的位置后,晴明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把那人救上了岸。男人倒没什么大碍,只是呛到了水,咳嗽了一阵便平静下来。

年轻男子坚持改日到晴明家中登门拜谢,晴明拗不过他,便同意了。只有月光照耀的河岸边,晴明发现这个叫源博雅的男子的眼睛像极了因风吹过而跳跃闪烁的水面,只是他看不清他的样子。

从那以后,晴明的庭院里多了一位常客。而两个人的关系也从初相识变成了坦诚相见。

酷暑已经过去,大多数花的花期早就过了,但晴明庭院里的花却是长开不败。源博雅双手抱胸,斜靠在庭院中最繁茂的关山红樱上,低头看向坐在一旁写字的晴明。发觉有人盯着自己看,晴明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目光正好与博雅的相遇。傍晚的阳光毫无保留地照进庭院,照在晴明的脸上。他不得不眯起眼睛。但还是看不清博雅的神色。晴明觉得自己的眼睛可能是出了问题。

“晴明,你教教我游泳吧。”博雅凑到晴明身边。

“好啊,先准备准备,明天我们就去。”

晴明和博雅如约来到了城外的河边。太阳渐渐西斜,来河边游玩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河水下游的水流十分平稳,水深也才至腰际。博雅学着晴明的样子,脱下衣服,撩起河水扬到身上,以适应河水的温度。已经是初秋,晴明迈进水里的时候,还是打了一个寒战。

“晴明,你冷了吗?”博雅连忙快步上前,却因为还没适应水的阻力,走路姿势有些奇怪。

“我没事的,博雅。我可能还需要再活动一下。”

博雅顺势拉住晴明的手,“我来帮你。”博雅说着,双手就扶上晴明的肩搓揉起来,再往下敲打手臂,“你不是好久没出门了吧?”

晴明没有说话。他转过身,拉住博雅的手,放在自己腰间。“博雅,我发现我最近总是看不清你的样子。我想好好看看你。”

“好啊,今天你可以看个够。”博雅伸长手臂,把晴明抱在怀里。他比晴明高一些,稍稍低头,下巴就可以搁在晴明肩上。天已经黑了,没有人会注意他们在做什么。晴明有些着急,想挣脱这个怀抱,却被博雅抱得更紧。腰上的手也不安分起来,开始慢慢向下探,隔着短裤握住了晴明的臀部。晴明不禁轻哼了一声,收紧了手臂,紧靠着博雅的肩头。也许是好久没做那种事了,晴明的臀部又变得异常敏感,博雅也正抓住晴明这一点,直接把手伸进裤子里面,揉捏那两瓣柔软的臀肉。按往常的话,那上面已经有粉红的指印了。

“我们回去吧。”晴明伸出双手勾住了博雅的脖子,在他的下巴上轻咬了一下。“看来今天不适合游泳。”

博雅收回手,搂住晴明向岸边走去。“听你的。”

关山红樱在庭院里盛开了许多年了,可是这一年,它没有再开出浓红的花。它死了。

整棵树轰然倒下的时候,安倍晴明就站在一旁。他忽然想起一些事情。

博雅不喜欢站在树旁,他们总是在廊下喝酒聊天;那天在他房间,他突然来了抚琴的兴致,博雅取横笛相和;只有那次,在这棵树下,博雅急促而热烈的鼻息喷在他的胸膛上,风吹过未着片缕而且带着一层薄汗的身体产生了异样的舒适,他咬住博雅的耳垂,换来博雅更多的回应……

只是源博雅从来都不会游泳。他被河水吞噬时,没有人听见,也没有人看见。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