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一鹤

这里是策策的主页~
博爱。经常爬墙。有底线。除了割腿肉之外还有可能在这里发一些生活相关的东西。

【博晴】晴明是只兰花妖(二)

        续篇来啦~依旧1k5不到的小短篇,预计到(四)就能完结,而且还可能……有肉渣?电脑不在身边,手机码字痛苦异常啊啊啊……文里有些地方参考了自己最近的生活,然后并没有对兰花习性特点什么的做考证,十分愧疚……是个十足的外行了QAQ。最后CP见标题和泰哥,ooc依旧是我的锅,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啦啦啦~






        “你……”博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博雅,”年青男人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谢谢你的柠檬水。但是它有点太酸了,你可以放一点蜂蜜吗?”

        “你你你你是谁啊?进了我家,喝我的柠檬水,还和我提要求?我报警啊我跟你讲!”博雅仍然紧握着手中的棒球棒,但是已经把它放下来了。

        “我是你的兰花啊。”年青男人指了指角落里的那盆刚刚开花的植物,从窗台上跳下来,赤脚站在地上,“不好意思,那天的柠檬水我喝光了,不过我又加满了水进去……”

        后来的话博雅一句也没听到,因为他晕过去了。他醒来时,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冰箱里的柠檬水放回了底层,又加满了水。

        接下来好几天,“他的兰花”都没有再出现。博雅开始以为自己那天出了幻觉。因为这几天,那株兰花安静得厉害,它的香气又需要用力去寻找了,博雅也乐得清静。

        又是一个早上。博雅发现他的兰花有点“憔悴”了。这么久都没让它直接沐浴阳光,能活成这样也真是顽强。把花盆搬到窗台上后,博雅抬腿就要走,但是他忍不住又回头,摸了摸它细长的叶子。只是一瞬间,花仿佛又活了过来,它开始自己舒展,颜色好像也绿了一些。

        “我加了蜂蜜。杯子还在老地方。”博雅稍稍弯腰,在这株花的旁边轻轻地说了一句,才转身离开。

        博雅工作时有点心不在焉。他一直在想,他的兰花会不会又变成人,会不会去喝他加了蜂蜜的柠檬水?自己说的话他会不会听见?啊好烦躁,快下班吧,好想回去看看它。

        终于到了下班的时间,博雅几乎是飞奔到家。推开卧室门,男人果然又抱着柠檬水杯,坐在窗台上。

        “你回来啦?”

        “嗯,回来了。”博雅很自然地回答,“你……还好吧?”

        男人点点头,“好极了。博雅,我有些话要和你说。现在我还不能化成人形在外面待很久……好像又坚持不住了,我得回去了。”

        “等下!你有名字吗?至少让我知道我要怎么称呼你!”

        “晴明。”

        男人说完这两个字,就在博雅眼前消失了。
  
        忙完了所有事情,终于可以上床睡觉了。博雅心满意足地站在床尾向后倒去,呈一个“大”字瘫在床上。他没有因为自己一个人住就选择了单人床,毕竟双人床更舒服,自己睡相又不好,翻身什么的也不用担心会掉下床。关了床头灯,博雅很快睡熟了。

        房间里的香气浓烈起来。晴明站在了博雅的床头。借着依稀透进来的月光,加上他们花妖本身就很好的视力,晴明弯下腰,凑近博雅熟睡的脸,开始仔细端详。

        这个人长得真好看啊。晴明忍不住伸出手指,按着博雅五官的轮廓,从额头到鼻子到下巴,都描了一遍。晴明感觉食指有点滑滑的。他是出汗了吗?可这触感又不像是水,好像是……油?

        正在晴明盯着自己手指时,博雅哼了一声,翻身面向晴明,侧躺在床上,身边空出了一个人的位置。虽说晴明已经基本熟知了博雅家里的布置,对冰箱更是了如指掌,但是这张床,他还没有体验过,别说是躺在上面,连坐都没有坐过。晴明想起博雅睡觉之前,是把衣服全部脱掉的,便也学了他的样子,蹑手蹑脚地脱光了衣服,再蹑手蹑脚地走到床的另一侧,轻轻地坐下来。他差点忘了自己是一只兰花妖了,就算是重重地坐在床上,博雅都不一定能感觉到。

        掀开薄被单的一角,晴明钻了进来,躺在了博雅身旁,但此刻博雅只把后背留给了他的兰花。晴明仰面躺在床上,一点困意也没有。怪不得听人类说什么“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真的是好舒服啊。他准备等坚持不住了再回花里,要是能坚持住的话……就在这儿睡吧。想着想着,晴明闭上双眼,想酝酿一下睡意。这时双人床的另一侧一沉,博雅又翻了个身。他的右手臂随着翻身的动作直接甩过来,砸在了晴明胸口。

        “ !”

        晴明差点晕过去。幸好最近身体还不错,要不然晴明这辈子再也别想化成人形从花里跑出来了。这人……长了一条铁胳膊吗?也太重了吧……晴明被压得喘不上气,根本挣脱不开这条“铁臂”,只能在床上就化成了一股轻烟,钻回窗台上的花里。

        博雅第二天起床,发现这两天好不容易有了起色的春兰又有些蔫头耷脑了。

【博晴】晴明是只兰花妖(一)


博雅和晴明的新皮肤情侣款有没有啊啊啊!!!【突然兴奋】然后感谢太太们的脑洞提供灵感嘿嘿嘿~可能……有后续?CP见标题和泰哥,ooc是我的锅,嗯就酱,望食用愉快~






你相信吗?有些花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只是一株花,它有可能是只花妖。花妖是不同于平常的花的。在开花之后,花妖可能会化成人形,从花里跑出来。因为在花期,拥有雌蕊的花妖需要找到拥有雄蕊的人类进行授粉,结出果实。如果这只花妖不确定自己在这个花期内能找到合适的人类,自然就不会出来了。

这天早上,叫醒源博雅的不是梦想,不是闹钟,也不是尿意,而是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香气。他迷迷糊糊起床,顺着这香气找了好久才发现,是他放在墙角的春兰开花了。这株兰花是他刚搬进这栋房子时,以前的同事送给他的。那个时候这株花严重营养不良,快要枯死了,所以博雅一直怀疑那个同事送给他花不是祝贺他乔迁,而是因为他养不活它了。在一段时间的查阅各种资料、精心饲养后,这株春兰明显茁壮了起来。博雅忙着升职加薪,就把花盆放在了卧室墙角,一放就是大半年,基本上就把它给忘了。

对于源博雅来说,这不过是小事一桩。他还要去上班啊。只不过这花的香气让他的心情好了许多。他和往常一样,洗完澡后随便擦一擦,什么也不穿就走回卧室,自然风干身体后再穿衣服。结束了之前的合租生涯,有了自己的房子,博雅十分享受一个人的时光。但是这个早晨,博雅感觉有人在盯着他,觉得有点不自在。他扯条毛巾挡住关键部位,把刚拉开的窗帘又拉上,在房间内又转了几个圈。

最近几天,博雅每天早上都会被花香唤醒。这种感觉真的太棒了,哪怕是前一天晚上他下班回家,惊讶地发现冰箱里装柠檬水的玻璃瓶子放在了冷藏室的第二层。他有轻微的强迫症,他习惯把这个瓶子放到冷藏室的底层,就一直放在底层,而果酱就是雷打不动的第一层,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就放在第二层。可能是早上走得匆忙,随手放错了位置。他也没多想,拿出一只小的玻璃杯,倒了些柠檬水出来。夏天下班回家,喝点冰柠檬水也很惬意了。刚喝一口,博雅就觉得这柠檬水味道和以前不太一样——太淡了,一整只柠檬切成十片扔进去怎么还能这么淡?别说是柠檬的酸味儿,连柠檬的清香味儿都很轻。博雅皱了皱眉,心想,可能是这只柠檬的错,怪它太没有味道了。

这天晚上,花香都不能拯救博雅了。他发现杯子的位置没有变,但是杯子里的柠檬少了一片,是九片了。他立刻冲进卧室打开电脑,想看一下装在门口的摄像头的监控记录。画面一片漆黑。他又冲到门口,发现摄像头已经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坏的。所幸自己没有丢什么值钱的物件,除了这杯柠檬水里少了一片柠檬,他没有任何损失,报警的话警察还有可能误以为自己有病,还是算了吧。回到卧室,源博雅发现,那株兰花的花盆里有一片柠檬。他淡定不下来了,坚信有人进了他的房子,喝了他的柠檬水,还动了他的花!

第二天是周五,博雅正好可以提前下班。他婉言谢绝了同事的邀请,直往家赶。他有预感,能抓到那个偷进他家的人。

博雅特意轻轻开门,整个房子都是静悄悄的。他打开冰箱,装柠檬水的瓶子居然不见了。他深吸一口气,此刻空气中的兰花香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浓,往常在卧室里还需要仔细捕捉一下,现在一吸鼻子就能闻到。卧室的门只欠了一条小缝,博雅轻轻关上冰箱,拎起立在一旁的、自从大学毕业就再也没用过的棒球棒,悄悄靠近卧室门。走到卧室门口,博雅把门猛地推开,提起棒子就要抡下去。但是他的手停在了半空,因为他看见了这样一幕——一个披散着白色长发的年青男人坐在他卧室的窗台上,只穿了一件上面绣了兰花图案的浴衣,领口开得低了些。男人右手抱着他的柠檬水杯,左手捏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找到的吸管,纤细的小臂从大敞的袖中露出来,还转了转。见博雅冲进来,他不慌不忙地抬起头,对博雅微笑了一下。

源博雅彻底呆住了。

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对教师有这么多的恶意。心寒。

【博晴】 今天源博雅会游泳了吗

一个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小段子。cp见标题和泰哥~如有ooc是我的锅,欢迎批评指正~不要骂我就好嗷嗷~笔芯~~~






安倍晴明第一次见到源博雅的时候是在水里。初春的一个深夜,晴明正准备过河,突然听见桥下水中有人喊“救命”。看清那人的位置后,晴明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把那人救上了岸。男人倒没什么大碍,只是呛到了水,咳嗽了一阵便平静下来。

年轻男子坚持改日到晴明家中登门拜谢,晴明拗不过他,便同意了。只有月光照耀的河岸边,晴明发现这个叫源博雅的男子的眼睛像极了因风吹过而跳跃闪烁的水面,只是他看不清他的样子。

从那以后,晴明的庭院里多了一位常客。而两个人的关系也从初相识变成了坦诚相见。

酷暑已经过去,大多数花的花期早就过了,但晴明庭院里的花却是长开不败。源博雅双手抱胸,斜靠在庭院中最繁茂的关山红樱上,低头看向坐在一旁写字的晴明。发觉有人盯着自己看,晴明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目光正好与博雅的相遇。傍晚的阳光毫无保留地照进庭院,照在晴明的脸上。他不得不眯起眼睛。但还是看不清博雅的神色。晴明觉得自己的眼睛可能是出了问题。

“晴明,你教教我游泳吧。”博雅凑到晴明身边。

“好啊,先准备准备,明天我们就去。”

晴明和博雅如约来到了城外的河边。太阳渐渐西斜,来河边游玩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河水下游的水流十分平稳,水深也才至腰际。博雅学着晴明的样子,脱下衣服,撩起河水扬到身上,以适应河水的温度。已经是初秋,晴明迈进水里的时候,还是打了一个寒战。

“晴明,你冷了吗?”博雅连忙快步上前,却因为还没适应水的阻力,走路姿势有些奇怪。

“我没事的,博雅。我可能还需要再活动一下。”

博雅顺势拉住晴明的手,“我来帮你。”博雅说着,双手就扶上晴明的肩搓揉起来,再往下敲打手臂,“你不是好久没出门了吧?”

晴明没有说话。他转过身,拉住博雅的手,放在自己腰间。“博雅,我发现我最近总是看不清你的样子。我想好好看看你。”

“好啊,今天你可以看个够。”博雅伸长手臂,把晴明抱在怀里。他比晴明高一些,稍稍低头,下巴就可以搁在晴明肩上。天已经黑了,没有人会注意他们在做什么。晴明有些着急,想挣脱这个怀抱,却被博雅抱得更紧。腰上的手也不安分起来,开始慢慢向下探,隔着短裤握住了晴明的臀部。晴明不禁轻哼了一声,收紧了手臂,紧靠着博雅的肩头。也许是好久没做那种事了,晴明的臀部又变得异常敏感,博雅也正抓住晴明这一点,直接把手伸进裤子里面,揉捏那两瓣柔软的臀肉。按往常的话,那上面已经有粉红的指印了。

“我们回去吧。”晴明伸出双手勾住了博雅的脖子,在他的下巴上轻咬了一下。“看来今天不适合游泳。”

博雅收回手,搂住晴明向岸边走去。“听你的。”

关山红樱在庭院里盛开了许多年了,可是这一年,它没有再开出浓红的花。它死了。

整棵树轰然倒下的时候,安倍晴明就站在一旁。他忽然想起一些事情。

博雅不喜欢站在树旁,他们总是在廊下喝酒聊天;那天在他房间,他突然来了抚琴的兴致,博雅取横笛相和;只有那次,在这棵树下,博雅急促而热烈的鼻息喷在他的胸膛上,风吹过未着片缕而且带着一层薄汗的身体产生了异样的舒适,他咬住博雅的耳垂,换来博雅更多的回应……

只是源博雅从来都不会游泳。他被河水吞噬时,没有人听见,也没有人看见。


我善良的吧唧QAQ他永远是那个布鲁克林的玫瑰花,英格兰战场的小野兽QAQ

可仁:

微博看到这个 我们善良的冬冬(´╥ω╥`)

漫威主题的健身房~~~MAX就在道义